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呢

笑いなさい。 行動は 表情に つられます。

这问题也是经常想却也是经常得不到答案呢。

要是做个想做的事的列表我可以写上很长很长,但是什么东西是值得我追求一生而且毫不后悔的呢。虽然现在在培训班,但是程序员也不是我最终的目标。要是我真的在这岗位上班了,大概也就回个本,然后赚上让我过上较长一段时间的资本就考虑转行了吧。也只是体验人生的一个阶段罢了。

总体来讲,我还是希望能够做一些养老的工作,休闲,能够沉浸在自己的爱好中不被打扰,又能满足为爱好提供足够的经济基础的事情。

非常在意身边的人对我所做的事,特别的某些人,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。

人类是渺小的。都瓦。以前我尝试过从宇宙的角度来观测人类,最开始让我感到有些恐惧,看到自己的渺小后是那么地无力。后来也习惯了,人类有人类的活法。都瓦,活了很长很长时间,他们的角度真的是很奇特,以往完全没有体会过。那是从时间来看待事物的角度。人类不再是渺小,而是某种模糊的概念,固然存在,却又并不是那么重要。

说到底,我期待自己能够有的所谓的“能让我成功”的品质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事物。那些东西我并不喜欢。就算是别人强加给我的印象,也并不一定就是我喜欢并且能够接受的。自由一点,我也想啊。自从大概初中开始,我就一直想要追求自由的自己,但是那时候的我还没有形成基本的人格,我连自己都不了解,更别想去追求自己的自由了。

现在的暂时的答案呢,按照自己想做的去做就行的,管理好自己的习惯,不给别人添太多麻烦,过完这一段时间。

我也想拼搏啊,但是不是为了那种摸不见的东西,我想去挑战自然,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一样。


8/28

今天看了Branching Paths : A journey in Japan’s independent game scene

中的一小段,完整的需要购买。以前我就对独立游戏有一种憧憬,觉得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创作的人十分厉害。那时单纯的自己也想过自己做游戏,但是始终懒到没下手。里面讲到了同人游戏创作者有一种“原始的创作冲动”,我没有这种冲动。如果要画画,我可以根据最近有想法的事件在脑中构出一副图,但是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把它实现。音乐的话我也不是很能体会到里面具体的细腻情感,所以也办法在自己的练习的曲子中加入那种情感。虽然可以通过演奏技巧来弥补一部分,但是毕竟是虚假的情感。独立游戏的话,我还需要了解更多。

另外还有一部讲独立游戏的纪录片,是去年6月公布的。上面的Branhing Paths是日本的独立游戏,日本的独立游戏环境和西方还是有很大区别的。《Indie Game the Movie》应该讲述了国外的独立游戏制作者的一些情况,明天早上再看看。

国内的独立游戏环境相比日本的还要更加不成熟,国内做东方的同人游戏的HJ他们也是几经波折。

我知道我自己向往有着蓝色天空和广阔空地的地方,而不是大城市的这种窒息的牢笼生活。我想去看看那个更加广阔的世界。

平常有些什么东西就写下来吧,在这里记一记,也用不了多少时间,也能更好地帮我了解自己。

昨天看了哆啦A梦2016的电影,不得不说小时候的自己实在很是纯洁,没有那么多的烦恼。长大后看待人和事物的观念真的是插了很远。也不知道是哪一种更好一些。

SuperHot这个应该也是独立游戏,剧情够厉害,内容也是可玩性很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